Violent.

时常怯场,头皮坚硬。

终于拿到人生第一台相机。

「Daytime.」

  “Could——oh sorry.可以坐你身边么,小姐。”
  他单手解开风衣扣,将手中的塑料袋放在桌上,咖啡杯中的蒸汽不断从中溢出。我抬头去瞧站在对面的这位男士。

   「他可真高.......」

  他看上去很年轻。但骨子里却有一股老男人的味道,像是——长年累月被烟草熏过的。

  “OK——请坐吧。”

  我并未理会他通过眼神传来的信号,对方似乎有些遗憾。

  “小姐,你介意我在这里吸烟么。”

  他的手指摩挲着桌角的木纹,我看不出任何规律,不过,这显然是白人的手。

  “呃我想.....”

  未等我拒绝,他便从身上掏出火机“嚓——”得点燃了叼在嘴里的烟。如果Ally在身边的话她一定会说「嘿!他的嘴唇真性感。」

  他深深吸了口气,将香烟夹在指缝间。青紫色血管在骨头间穿梭,凸起的筋骨将它们顶出皮肤,我仿佛看到底下暗河在血肉相连的森林奔涌。

  “呼——”他将烟喷在我额头上。我略带愠色地盯上他的双目。

  「GOD.」

  我见过太多女人、风韵、肉体、欲望。亚麻是种什么色彩?白的定义为何物。或许我曾领会到的深邃,也仅仅是汪洋。

  “别再盯着我了。我会阻止你的——假如在吸烟的时候你没有这样,让人深陷其中的魅力。这有害健康,但开口劝阻——我无能为力。”

   “I know because it's my purpose.”

洛阳扇真是位可爱的公子啊。

拙劣的小学绘画水平.自从上了xx地狱学校铅笔白纸都是验算用的。政治会考的监考老师足足站我身边十分钟看我画画.....很慌张啊。

  我好像一直一个人走着,挫败感如洪水一样涌来时,能够承接的,只有我自己的胸膛。可我一次又一次的承受,却没有变强大啊,反而越来越孤独,甚至开始找不到自己心之所属,找不到依托。只能一直孤身行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