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olent.

火山崩流,人潮涌动。

Our story. [Ⅰ]

  夜晚将至,西沉的太阳甚是不舍的撇下一抹暗紫,这颜色令人着魔发疯。

  我收回目光,抓抓额头前厚重的刘海,坐在桌子边,回想着某些无法命名的经历。

  我叫徐怡,读初中二年级,中二病的年纪。无法可想,我的思想正有些不寻常的变化,我好像受了某些东西的影响,这令我苦恼,却又给我幸福。

  我本不讨厌男性,只是单纯觉得跟他们在一起令我反胃。本以为我再也找不到心灵及性欲所归,但最近我发现我大概是喜欢上了一人。

  我们是同学。工作日里跟她一起的时间,比跟父母在一起还长。我不知道她到底哪里吸引我,总觉得她是在发着光。

  上课的时候,扭过头看她,恬淡,却又刚气十足。“好美。”我这样想着,那人忽然也转过头看着我,相视而笑。

 

  徐林奚。我貌似喜欢你。

  我不知在你耳边说过多少次这样的话。在这之前,从我口中而出的“喜欢”二字,其后跟的绝不是人称。

  一年半前,初见大概是报道的时候,那时你什么样子,我没有丝毫半点记忆。但我很清楚记得,初一那年,我们渐渐熟络,班里有个规则,前十二名为组长,其余按照排名分入每组。正好,我那次期末考试发挥失常,于是就拉着全班第二的你去申请坐在一组。如愿以偿,本以为这就是最好结果,我们竟然又坐了同桌。那时候,对你并没有任何感情,只是好奇,并且有共同语言的人,在一起不论怎样也是好的。

  我默默的观察你,你每次放学离开,总是孤身一人。可我那时就那么看着,只是看着。有些后悔,当时没有冲出去追上你,然后说“喂,我们一起走吧。”

  很遗憾,当初不以为然的东西,我现在竟如此狼狈的渴望着,奢求着。

 

 

 

 

  渣文笔,很久不码东西,感觉文字有些干涩迟钝,如果你能喜欢的话,我很开心。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