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olent.

火山崩流,人潮涌动。

Our story. [Ⅱ]

  初一那年的夏天,火热而又聒噪,人们像是中了蛊一般,昏昏沉沉,郁郁寡欢。你坐在我身旁,奋笔疾书,毫无懈怠。你总是行于人群之首,奋力追赶时间。

   而我,永远都是看着你的背影,若隐若现,若即若离。让你的脚步在自己的注视下愈行愈远。

  惊蛰过后,太阳下山的时间愈发晚了,放学的时候,老师总要站在讲台上啰嗦半天才肯放人,而在你眼里,老师吐出的就像一堆乱码,满天乱飞。你又着急了。

  “哦,咋他妈还在讲,我急着回家。”说罢便拿手拍着桌子。

  老师的耳力还真不是开玩笑的。

  “徐林奚,急着放学是吧,站起来。”

我扭头看了看你一脸的惊讶与无奈,偷偷笑了起来。你看着我,装作蔑视的样子撇撇嘴。你总是这样,有时候明明是我犯的错误你却当了替罪羊。你站着发呆,手里还在用力扯着自己的书包背带。“喂,你扯他干嘛。坏了就美喽。”你回过神,回答道:“我就是赶紧让它坏了再买个新的。”“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吧。”我又偷笑。

  后来,有许多事情,我都记不清了,记忆像是掉线了一般,一片空白。

  但是那件事,无论如何我都无法忘记。我们教室里的窗户,是开在西边的,每到下午临近放学的时候,太阳光总是毫不吝啬的洒满整个教室,我们正好坐在窗边。那天下午,坐在我后面的女生让你伸手拉下窗帘,你在写作业。并没有理会,可她不住的拍你,于是我便伸手去拉你旁边的帘子,我并无用力,可那根帘杠“啪!”的断掉了。窗帘也在窗台上。我傻眼了,这是我第一次把公物破坏。我迟钝了许久,太阳晒着我欲哭无泪的脸。

  那天刚好是周五,老师说让我的父母来学校修。我的父亲远在外地,母亲我料她也不肯来。幸运的是,我的包里有交书费剩下的五十块钱,加上自己的零钱,一共五十三块钱。平时放学跟我一起走的朋友,那天却都找借口先走了,我把无助的目光投向徐林奚。“林奚,林林,奚奚(∵_,∵)陪我去修窗杆儿吧。”林奚思考了一会无语的对我说“嗯..好吧,反正周五我也没啥事。”顿时我心里的感激迸发而出,我抱住林奚的胳膊,笑道“你知道嘛!!!你拿走了压死我的最后一根稻草!!!”“真夸张,笨骆驼。”

  我们肩并肩走出学校,学校门口那条路的最西边,有家窗帘城,30块钱材料费,20块钱人工费,刚刚好。

  一切都完成好后,夕阳落山,红霞满天。我长吁一口气,用剩下三块钱,买了两瓶冰水,递给林奚“喏,给你的报酬。”

  她笑笑,不再说话。

  那天回到家,我越想越委屈。蒙住头痛哭一场,或许不完全因为这件事,压力过大也是一方面。不过,


  “若是没有你,只怕我会崩溃。徐林奚,谢谢你。 ”

  我那时,便是这样想着。
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