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olent.

火山崩流,人潮涌动。

Our story. [Ⅴ]

  三月初,依旧是寒冷无比。冷清了一月之余的校园,恢复了一点点活力,枝头上细小的嫩绿,伴随着洋溢的青春气息。 我走进校门,放慢自己的脚步,愣愣的望着那些新叶,心情轻快。教室里坐着零零星星的同学,我偏头扫视了一圈,之后快速走到自己的座位上。拿出假期作业,趴在上面。露出一只眼睛。

  恍惚间,在我的意识中,有些类似与水纹的东西荡了几荡。我抬头望着教室外。徐林奚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野里,我有点难过的转过头,不去看她。她默默走到自己的位置上,发呆。我和后桌聊着天,眼睛斜视着去捕捉徐林奚。

  我们仍然没有说一句话,这令我焦躁不安,却又无法开口。

  其实在初一那年,徐林奚大概就已经知道了我的性取向有些不大正常。我接受不了男性,甚至当他们追求我时,我会恶狠狠地咒骂。徐林奚对我说过很多次这样的话“哎,我还以为你改邪归正喜欢男生了呢。”

  我记不清到底是哪一天。下午到学校的时候,我看到徐林奚一个人坐在窗边,我走到她的身后,拍拍她。她扭过头,看着我,我没有说话。就这样过了很久,也可能只是瞬间吧。

  我拉住徐林奚的手,对她讲:“徐林奚,你等着,我在初中毕业前一定会把你掰弯的。”

  “来啊你试一下。”她这样答道。

  我从来不是一个主动的人,我不愿意主动把自己的时间浪费在别人身上。

  不过,主动这一招对于徐林奚还是蛮有用的。

  果然,我们又回到了每天像是聚众赌博的聊天的关系。这令我欣慰。

  不知道为什么,我一直都是喜爱厌倦,追求新鲜的人。可对于徐林奚的情感,越来越深,愈发无法放弃。

  可是不知为什么,我突然看到徐林奚每天下午放学都拉着林蕃走出教室,让我心里一阵不爽。我大概知道这是为什么,不过这样的场景发生了许多许多次了。只不过,我从未意识到。

  那天下午放学,我和自己的朋友在学校门口的那条路上晃着回家。到路口要和朋友分道扬镳的时候。我看到了从路的另一边冲过来的徐林奚,书包挂在胸前,很想个大肚子熊。我对着她笑笑。旁边有人询问她。

  她没有回答,拉着我的衣服就往学校的方向扯。“快快快,徐怡,我把钥匙放学校了跟我去取。”

  我说“诶我好像也忘了什么,走吧回去吧。”

  于是我们就这样掉过头回去学校。早春的夕阳映在徐林奚的侧面上,闪闪发光。我看着她,移不开目光。

  学校里的保安很严,我去解释说有东西忘在学校里,于是那个保安笑笑,放我们进去学校了。徐林奚扑上来大喊一声“徐怡!我太爱你了。”

  我差点脱口而出。我也是。

 

 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