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olent.

火山崩流,人潮涌动。

#莲花粥.#

  往昔每个盛夏,百荷园都花开满池,偶有鹤立其中,鲤鱼池红色脊背似火。
 

  大暑至。烈日当空,池中睡莲娇羞,红莲旺盛,白莲恬淡。

  如今破船残梗烂一地,淤泥皲裂,花池枯竭。


  当年你捧一怀荷花,栽入废园。

  提名曰:“百荷园。”

  “泛舟百花间,环抱莲叶归。”

  “煮茶荷叶香,百世传此芳。”

  只字片语仍盘旋重复。

  只是你梦中人不再如故,满池荷花凭何开得如此旺盛?

  孤芳自赏。百荷园便是废园。
 
 
  “一曲入耳百遍,旋律皆是同样,丝毫不改。

  一人入目百遍,每一眼皆不同,但眼眼皆是我心中的样子。”

 
  你不回头,也只好作罢,就算是温柔。

   终了。

  却只撇我白纸一张,荷花一池,再娇羞的容貌,独赏也不动人。

  与其说辜负这花,倒不如说其本不中用。

  怒火中烧。

 
  便折了满池花与叶,一同扔去烹煮。
 

  煮化了纠结牵缠,一口一口吞入腹里。

  此后再也不想,只等亡后葬入黄土,它苏醒兀自开放,径直生长到心口。

  扎破土地。

  再次沉潜,褪色。

  或是被人采去,再生一池白莲。

  再伤一个人的心。
 

  如此,甚好。

 
  “我们落过款,烙过印;我们惜过香,怜过玉;这就够了,忘情又如何,无情又如何?”

 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