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olent.

火山崩流,人潮涌动。

#西风做差,子为佳人.# 给子休的一封信.

子休:

  不知如此叫你是否合乎礼数。今日立秋,闲来无事在后院饮酒,偶有一双彩蝶飞到酒壶上,忽然就想起了你,一时间素日里不知当不当讲的话,全涌上了心头。于是便拿了笔墨到院子里来,夏风转凉,称心如意。
  闯荡江湖多年,见过不少风流倜傥的才子,武艺超群的侠客。终是君子之交淡如水,独我一人借酒浇愁,早知抽刀断水水更流,借酒消愁愁更愁,心里却久久放不下。妄想着何日能够得一知己,不求能够一同血洗江湖,但求月下抚琴入人耳,不再对影成三人。闻说你的大名已久,初次谋面时,远远望了你许久方才大胆上前,心里以为你是个沉着严肃的人,没曾想你有如此清秀的面孔,仿佛从未被践踏过得雪原,彼时的你还未注意到我,兀自沉沉地睡着,碧发间停着一只蝶,微微扇动翅膀,好似在你发间采粉。说来愧疚,那日并非有意让你受惊,看你那般慌张,怕是不曾与江湖中人正面相逢,本想让你放松警惕,没曾想竟惹得你一阵害羞。见过许多美貌的女子,臻首娥眉,肤如凝脂。却无一人能与面颊透红,眼神惊慌的你媲美。我李太白一生不信所谓思慕之情,只当是对一个人才能的欣赏抑或钦佩。不料被一清秀淡然的青年文人勾了心神儿。
  这世上何来断袖之说,不过是两人恰好互相心悦罢了。我喝过的酒无数,味道如秋日长安街上的枯叶般杂乱繁多,而这其中最醇美的,是你的眼神。太过香甜的酒会惹人烦腻,太过辛辣的酒会灼烧人心。而你恰好甘而不辣,刺激着人的神经却又琢磨不透。
  我本以为自己这一生不过是一壶酒,一把剑,笔墨纸砚,一首诗。可漫山遍野的蝴蝶不朝繁花飞,偏偏飞入我心间。世人说我狂放,却不懂英雄自古多柔情。既然走进了我这世界,我定会死死困住你,休想离开半步。
  子休,这江湖多风波,若你肯随我,我定仗剑走天涯,护你周全。
  起风了,该买酒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李白

  低级粮,不甜没肉,内容没深意没内涵,并且写法奇怪。凑合着吃一吃,毕竟文笔渣脑洞渣(鞠躬.jpg)
  本来是很久以前的脑洞,拿来酒鱼这里一试。以李白为第一人称,给庄周的一封信。太白的语气实在学不来,文风稍微变了变,性格崩了尽管骂(只能对着我本人骂,私信也可以.)
  啰嗦太多自己住嘴.....
 

评论(13)

热度(56)